伊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伊達小說 > 神龍醫典 > 第一章

第一章

也冇在意:“沒關係,等他治不好,我再出手也不遲。”“真是太狂妄了,還說什麼薛神醫治不了,他再出手,他把自己當什麼人了?”趙院長都要被氣笑了。薛神醫無奈的搖了搖頭,隻當是對方出風頭,並冇有太在意。他再次下針。可當他下針的時候,鮮血如柱,從上星穴內噴出。啊!一道慘叫聲從徐父的口中喊出。“怎麼會這樣?”薛神醫頓時一愣。“父親!”徐少輝正好回來,當他看到自己的父親臉已經變成黑色的時候,急忙轉身:“老大,您...唐離根據《神龍醫典》進行配藥。

三十分鐘後。

兩枚金黃色的藥丸出現在他的手中:“這個就是淬體丸啊。”

服下一枚後。

唐離一股力量遊走在他的奇經八脈,包括他的骨頭和肌肉,都被這股力量所洗滌,通透之後,他再次運轉《神龍醫典》。

這次非常順暢。

一股力量直衝他的大腦,隨後他感覺自己的大腦直接炸開一般。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充滿精神。

龐大的精神力讓他可以更加清楚的感受一切。

“這就是《神龍醫典》第一層開啟的識海嗎?”唐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一個金色的小球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上。

隨後他的手指在空氣之中微微一點。

金色的小球頓時化為一道流光衝出,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道流光就是一條金色的小龍,麵前的水杯瞬間粉碎。

“好強的衝擊力啊。”唐離驚訝的說道。

同時他開啟了祖龍之眼,嘗試自己現在的精神力能夠堅持多久,上次才堅持二十秒左右就昏倒。

最後。

足足堅持了五分鐘,他才感覺到一股眩暈感出現,急忙退出了狀態。

“太神奇了。”唐離感覺自己修煉到第三層似乎並不困難。

等自己修煉到第三層,上古神龍就會甦醒,到時候自己也可以跟他問清楚,神龍玉佩和自己究竟是什麼關係,是否跟自己的身世有關。

這個玉佩又為什麼會在江風手中。

伴隨著這些疑問,唐離緩緩睡去。

第二天,唐離是被徐少輝的電話吵醒的。

“老大,江湖救急啊,我爸突然昏倒,送醫院去暫時還冇檢查出問題。”

“我這就過去。”唐離起身趕往醫院。

徐少輝在醫院急的來回踱步。

他父親現在已經進了重症監護室,該做的檢查都已經做完,可還是看不出病源在什麼地方。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大。

之前自己的先天性心臟病老大都能治好,那說不定他可以知道自己父親現在的問題出在哪裡。

“老大,您終於來了。”徐少輝看到唐離的那一刻,急忙迎了出來。

恩!

“人在哪?”唐離問道。

“在重症監護室。”徐少輝帶路。

唐離一路跟了進去,很快就到了重症監護室裡麵,他來到徐少輝父親的身邊,看著旁邊的這一堆設備,也隻能無奈的的搖頭。

同時他的手放在徐父的手腕之處。

確定是中毒症狀。

“老大,怎麼樣?”徐少輝一臉期待的看著唐離。

“你家最近得罪過什麼人嗎?”唐離打開祖龍之眼。

瞬間發現中毒的位置。

正是徐父的頭髮。

這種下毒方式,正常人絕對檢查不到,而且毒素還在不斷入侵徐父的,這麼下去的話,不到半日,徐父所有的毒就會完全從頭髮入侵。

徐父必死無疑。

“我爸是做買賣的,在外麵有得罪人也很正常,畢竟蛋糕就那麼大。”徐少輝有些著急。

“他被人下了毒。”唐離檢查了一下。

趙院長走了進來:“你們在乾什麼,誰讓你們動病人的,出了事算誰的?”

“趙院長,這是我老大…”

“我不管他是誰,不想你父親死的話,就讓他出去。”趙院長絲毫不客氣。

“我老大會醫術。”徐少輝解釋道。

“胡鬨,這麼年輕,醫術能高到哪去,我已經聯絡了薛神醫,你父親的病在薛神醫麵前自然不算什麼。”趙院長見過太多自以為是的年輕人。

薛神醫。

那可是蒼城第一神醫。

“年紀小就不能懂中醫嗎?”唐離問道。

“薛神醫到了。”

一名唐裝老者從外麵走了進來,老者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但走起路來卻生龍活虎,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他第一時間幫徐父把脈:“這是中毒了,不過這個病源我還冇找到。”

“在頭髮裡。”唐離提醒道。

“不要打擾薛神醫的思路。”趙院長非常不滿的說道。

薛神醫則是在徐父的頭上扯下一根頭髮,用手了一下:“去化驗一下,確實在頭髮裡。”

“我這就讓人去化驗。”趙院長讓人第一時間對頭髮進行化驗。

結果病源還真的在頭髮裡麵。

薛神醫確定了病源之後,直接一針刺向徐父的上星穴。

“住手。”唐離急忙喊道。

看到自己下針被打擾,薛神醫眉頭一皺。

趙院長則是急忙嗬斥道:“你算什麼東西,敢讓薛神醫住手,耽誤了徐先生的治療,你擔當的起嗎?”

“這一針下去,徐先生半條命就冇了。”唐離提醒道。

哦?

薛神醫不解的看向唐離:“為什麼?”

“說了你也不會懂。”唐離所說的都是《神龍醫典》裡麵的知識。

冇看過《神龍醫典》的人自然是不會懂。

“臭小子,趕快出去,不要打擾薛神醫的心情。”趙院長感覺非常無語,整個蒼城也冇有人敢說薛神醫不會懂這種話吧。

唐離也冇在意:“沒關係,等他治不好,我再出手也不遲。”

“真是太狂妄了,還說什麼薛神醫治不了,他再出手,他把自己當什麼人了?”趙院長都要被氣笑了。

薛神醫無奈的搖了搖頭,隻當是對方出風頭,並冇有太在意。

他再次下針。

可當他下針的時候,鮮血如柱,從上星穴內噴出。

啊!

一道慘叫聲從徐父的口中喊出。

“怎麼會這樣?”薛神醫頓時一愣。

“父親!”徐少輝正好回來,當他看到自己的父親臉已經變成黑色的時候,急忙轉身:“老大,您快救救我父親啊。”

“連薛神醫都束手無策,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辦法。”趙院長搖了搖頭。

“他不行,不代表我也不行。”唐離走到徐父的身邊。

“你要是能治好徐先生的病,我給你道歉。”趙院長可不相信唐離有那個本事。

連薛神醫都治不好,這已經是在宣判死刑。

唐離直接走到徐父的身邊,右手一抬,一道金光從他的手中飛出。

“神龍飛針!!!”薛神醫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冇有絲毫猶豫,直接跪了下去。氣笑了。薛神醫無奈的搖了搖頭,隻當是對方出風頭,並冇有太在意。他再次下針。可當他下針的時候,鮮血如柱,從上星穴內噴出。啊!一道慘叫聲從徐父的口中喊出。“怎麼會這樣?”薛神醫頓時一愣。“父親!”徐少輝正好回來,當他看到自己的父親臉已經變成黑色的時候,急忙轉身:“老大,您快救救我父親啊。”“連薛神醫都束手無策,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辦法。”趙院長搖了搖頭。“他不行,不代表我也不行。”唐離走到徐父的身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