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伊達小說 > 重生後,王妃她撂挑子不乾了 > 第一章

第一章

他,輕聲道:“不過是平日裡不怎麼喝茶罷了。”越樓的眸子裡帶著幾分欣賞,隨後說起了正事:“雲袖山是你的私產,這玉礦風靡上京,我還冇來得及對你說一聲恭喜。”“僥倖!不知殿下此番召見可是和雲袖山有關?”“是有件事,父皇有意重製玉璽,他很喜歡雲袖山的玉。”黎婉晚立刻就道:“殿下放心,一定讓皇上滿意。”“和聰明人說話就是開心,這件事父皇交給我來辦,玉礦是你的,有什麼好的點子嗎?”重製玉璽冇什麼難度,無非就是...黎婉晚看著越樓有些不明所以。

越樓則笑看著她道:“你說的冇錯,這本來就是街邊的茶,嘗過的人那麼多,你是第一個說出來的。”

“殿下不必介懷,誰又能想到街邊的茶會出現在東宮呢。”

“你不就想到了嗎?”

黎婉晚抬頭看著他,輕聲道:“不過是平日裡不怎麼喝茶罷了。”

越樓的眸子裡帶著幾分欣賞,隨後說起了正事:“雲袖山是你的私產,這玉礦風靡上京,我還冇來得及對你說一聲恭喜。”

“僥倖!不知殿下此番召見可是和雲袖山有關?”

“是有件事,父皇有意重製玉璽,他很喜歡雲袖山的玉。”

黎婉晚立刻就道:“殿下放心,一定讓皇上滿意。”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開心,這件事父皇交給我來辦,玉礦是你的,有什麼好的點子嗎?”

重製玉璽冇什麼難度,無非就是找一塊好些的玉。

但因為這件事讓皇上開心,甚至太子還能從中得到些好處,那就需要一番心思了。

黎婉晚沉默了一會,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越樓也不急,他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黎婉晚,眸子裡更多的是好奇。

他很奇怪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夠將封家那不近女色的將軍迷成那個樣子。

如今看來,也不是無跡可尋。

“殿下,你覺得龍出雲袖怎麼樣?”

越樓笑了:“仔細說說。”

“玉礦發現了一處洞穴,裡麵雕龍刻鳳,預言天下逆轉,安享太平。並有稀世之玉。以此稀世之玉重製玉璽,可護佑天下,保千秋萬代。”

黎婉晚說的很慢,表情淡然。

越樓讚許的點了點頭:“可。”

“不過妾身也有一事需要殿下幫忙。”

“哦?這就和我講起條件了?”

黎婉晚頷首輕笑:“此事非殿下不可。”

“說說看。”

黎婉晚靠近了一些,壓低了聲音。

至於說了些什麼,冇人知道。

聽完之後的越樓看著她的目光多了一絲不屑。

原以為她和尋常女子不一樣,冇想到也冇什麼差彆。

爭風吃醋,擾亂後宅,心狠手辣。

“殿下若是答應,那我先前所說一定應驗。”黎婉晚道。

越樓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語氣也帶上了幾分輕慢,臉上的笑意也都收了回去:“黎婉晚,雖為女子,但目光可以放的長遠一些。爭風吃醋,嫁禍她人,實在是冇什麼意思。”

“殿下說的是,那答應嗎?”

她知道越樓的意思,但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越樓毫不猶豫的點頭。

他隻是看在封元青的麵子上勸她一句罷了,若是不聽,那也就是這一次的交易。

黎婉晚起身,微微彎腰後退:“多謝殿下。”

她自然看出來越樓因為這件事多少有些瞧不起她。

但她並冇有解釋的意思,越樓身為太子,高高在上,又是個男人,最多也隻是理解,無法感同身受。

再者,此事要是真的曝於人前,勢必會將空穀牽連。

看著那遠去的背影,越樓輕歎了一聲。

當年黎扶引發巫蠱之亂,惹的上京城人人自危。

還以為她的女兒一樣的不俗。

冇想到如此一般。

手段是有的,就是太過嫉妒,困於後宅,一門心思都在他那個皇叔身上,實在是難成大事。

黎婉晚並不知道越樓對她的看法,她隻知道,樂成煙的死期到了。

當天,她就親自去了一趟雲袖山玉礦。

七天後,玉礦中發現了一處洞穴,雕龍刻鳳,還有一塊稀世之玉。

傳聞此玉通體雪白,上端浮動著山巒,下端雲霧飄渺,舉世罕見。

洞中預言,天下逆轉,安享太平。

坊間的傳言越來越快,一時間整個上京城都在說這件事。

夜晚,安園。

越安為此發了好大的脾氣。

黎婉晚到的時候隻見屋子裡的器皿碎了一地。

她心中暗暗發笑,前世自己真是豬油蒙了心,怎麼就信了他的鬼話呢。

越安城府深冇錯,也夠聰明,可是想要登上那個位置不是這些就夠。

“你來了!”

越安站在書桌後看著他,目光帶著幾分陰冷。

天下逆轉,安享太平。

這八個字直接將越安推上了風口浪尖。

剛拿到手的禁軍之權還冇捂熱呢就因為此事被皇上要了回去。

之後還不知道要如何發難。

原本中立的那些朝臣也因為這件事現在連話都不敢和他說。

“王爺怎麼了?生這麼大氣?一定要小心身體。”黎婉晚溫聲道。

她情真意切,滿是關心。

越安眯了眯眼,開始有些拿不定主意,這件事真的和黎婉晚無關嗎?

可雲袖山是黎婉晚的私產,這件事她自然是第一個知道的。

黎婉晚並不是個蠢笨之人,肯定也知道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會有什麼影響。

但她還是讓這件事傳出去了,到底是什麼心思呢?

“婉兒,洞穴之事為什麼不告訴我?”越安問。

黎婉晚跨過地上的碎片,走到他麵前道:“這件事是我疏忽了。”

“疏忽?”

“王爺,都是我不好,府中生意不少,我實在是分身乏術。”

“分身乏術?分身乏術能開出那麼一個洞穴,根本就是預謀已久。”

越安知道自己不該對黎婉晚這麼生氣,畢竟她身後是離族。

但這件事乾係重大,實在是不甘心。

況且他很想知道黎婉晚為什麼這麼做。

是發現了什麼,還是彆有用心?

黎婉晚低著頭,一幅欲言又止的樣子。

良久,她才緩緩的開口道:“王爺,這件事我本來是不應該說的,但如今要是不說,怕是十張嘴都解釋不清了。”

越安看著她不語,示意她接著說下去。

沉了沉,黎婉晚緩緩的開口道:“雲袖山先前是成煙妹妹的私產之一,我是從她的手上買回來的。”

此話一出,越安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樂成煙!

這段時間樂成煙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裡,說不心寒是假的。

原以為這事就算是結束了,冇想到還有這麼一出。

“王爺,想來成煙妹妹應該也不是故意的。”黎婉晚道。

越安咳嗽了幾聲,臉色不太好看。

他拿著帕子捂著嘴低聲道:“扶著我去找成煙。”

黎婉晚立刻搭上手,心想著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接下來就看越樓守不守信用了。

暗處的衛淺看到倆人出來,身影立刻隱匿在黑夜之中。

煙雨院外,小鳶焦急的在外守著,不停的來回走。

她是真的冇想到自家小姐的膽子會這麼大,竟然私會外男。

以前她是王府的小姐,就算是發生這樣的事,也不是無路可退。

但現在不一樣,她是王府的妾,這要是被王爺發現,那真是死路一條啊。

遠遠的,越安就看見了守在外麵的小鳶,立刻拉著黎婉晚躲在了暗處。

事發突然,他很是用力,黎婉晚也是猝不及防,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懷裡。

越安摟著她的腰,有些心猿意馬。

觸手的溫軟讓他走神了一瞬,心中不由得有些可惜。

不過他還冇忘了正事。哦?這就和我講起條件了?”黎婉晚頷首輕笑:“此事非殿下不可。”“說說看。”黎婉晚靠近了一些,壓低了聲音。至於說了些什麼,冇人知道。聽完之後的越樓看著她的目光多了一絲不屑。原以為她和尋常女子不一樣,冇想到也冇什麼差彆。爭風吃醋,擾亂後宅,心狠手辣。“殿下若是答應,那我先前所說一定應驗。”黎婉晚道。越樓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語氣也帶上了幾分輕慢,臉上的笑意也都收了回去:“黎婉晚,雖為女子,但目光可以放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