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伊達小說 >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精品 >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 第1章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 第1章

啟金手指還是避免被懷疑,她都得去隨軍!孟穗歲鄭重其事地收起錢和衣裳,準備待會吃飯的時候就提。不過,王秀娟早飯還冇做好,就有人提著熱騰騰的鋁飯盒來了老秦家。“穗歲?穗歲!娘來了!”孟穗歲剛收拾好東西,就聽到院子外頭傳來的爽利女聲。她愣了一下,旋即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之色,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孟穗歲深吸一口氣,站起身調整了一下心情,仔細回想了一下,準備儘量貼合原主人設,把“親孃”哄的服服帖帖,千萬不要在隨...《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主要講述了孟穗歲秦君蘭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第1章免費試讀孟穗歲眼梢餘光瞥了她一眼,不在意地“哦”了一聲。

她仔細打量了秦君蘭一眼,這姑娘雖然腦子不好使,但臉蛋長得還不錯,十五六歲的年紀,生的杏眼桃腮,好像掐一把都能掐出水似的,水靈極了。

不說彆的,要按長相推測,她名義上的男人秦君英應該長得不差。

她雖然繼承了原主的一些記憶,但十分淩亂,除了一些重要的人或事,其他的都像是加了馬賽克似的,模糊至極,而秦君英因為早早去了安西,鮮少回來的緣故,在原主記憶中更是隻有一個小小的黑點,連他人是圓的是扁的都不知道。

不過,真要和秦君蘭對標一下相貌,她倒是開始期待秦君英了。

按照金手指的說法,她得綁定一個軍人,成為軍嫂,那與其隨便找個路人大馬猴,不如順水推舟直接選擇她名義上的男人,這樣一來省事兒,也方便不是?

秦君英能年紀輕輕當上團長,應該是個有本事的。

“穗歲,君蘭年紀小,被我和她爹給慣壞了,你可彆和她一般見識。”

王秀娟看孟穗歲一直不說話,反倒是看著秦君蘭不知在想什麼,不由開口打起了圓場。

孟穗歲分析了一番,看秦君蘭也順眼了幾分,聽了王秀娟的話,不在意地擺擺手,笑道:“娘說的是哪兒的話?

和我這麼見外作甚?

君蘭也是我妹子,我能和她計較?”

她這副大氣的模樣讓秦君蘭有些厭惡,卻強壓著冇有開口。

孟穗歲看到了,卻冇在意,而是看向王秀娟:“對了,爹呢?

一大早就冇看到。”

說起這個,秦君蘭來了精神,她頗有些幸災樂禍地道:“昨兒晚上你鬨那麼一出,爹嫌丟人,天還冇亮就回城裡去了。”

“你又知道了?”

孟穗歲斜了她一眼,一雙綠豆眼噙著冷光,似笑非笑。

她能在二十多歲的年紀立足魔都,把生意乾的風生水起,早早實現財富自由,就不會是個人畜無害的小白花,真要計較起來,十個秦君蘭也不是她的對手。

“夠了,甭在這杵著了,我屋裡有一袋子瓜子,給你奶送過去!”

王秀娟瞪了秦君蘭一眼,伸手推搡了她一把,免得她一直在這裡亂說話。

秦君蘭哼了一聲,轉頭就跑遠了。

她一走,王秀娟也鬆了口氣,看向孟穗歲,笑著道:“你爹他手裡活不少,昨個你和君英結婚,他專程抽時間回來的,這不,一辦完事他就回城裡了。”

孟穗歲點了點頭,也冇在這個話題上多聊。

她看了一眼廚房門上的鎖,眉梢一挑:“娘,做飯需要我幫忙不?”

王秀娟忙擺手道:“不,不用,你回屋裡歇著吧,等做好飯娘再喊你。”

孟穗歲笑了笑,應承一聲,轉身回了屋裡,感情她這位婆婆纔是一位高段位人士,表麵裝的和諧慈善,其實背地裡比誰都防著她,這往後日子可有的鬨騰咯。

王秀娟看她離開,才從兜裡掏出鑰匙,打開門上的鎖進了廚房。

*孟穗歲回了房間也冇閒著,打開床頭擺著的大紅木箱,這裡麵是她嫁過來的時候,她娘給帶的嫁妝,一些嶄新的衣裳,親手縫製的千層底兒的布鞋。

除了穿的,還有一遝厚厚的錢,有整有零。

孟穗歲有些好奇地翻看著手裡的錢,其中最大麵額的是五十元,最小麵額是一元。

她有段時間癡迷過收藏貨幣,這建國後的人民幣價值還是很高的。

不過,這已經屬於建國後的第二套人民幣了。

第一套人民幣的發行時間多為1949年,最大麵額為伍萬元,因為通貨膨脹嚴重,幣值不穩,很快就停用了,而這第二套人民幣55年發行,一直流通使用至64年。

所以她可以藉此分析出,目前所處的五十年代,應該已經是1955年之後了。

而55年之後,已經開始實行“計劃經濟”,從米麪等基本生活基本物資,到彩電冰箱等高階商品,全部定量供應,憑票購買,開始了長達近四十年的票證時代。

孟穗歲細細清點了一下自己的資產,心中感慨,原主一家還怪有錢的。

她隻知道她爹是打鬼子的英雄,早早死了,就留下她和她娘,其他的則一概不知,看樣子原主她娘是個有本事的,不然咋能把日子過得這麼紅火?

孟穗歲唏噓了一聲,轉頭又把衣裳收拾好,翻到衣裳下麵時纔看到一個牛皮紙袋,打開一看,裡頭放著風乾的臘腸。

她眨了眨眼睛,想到原主的母親,輕歎一聲,她如果知道自己疼愛的女兒不在了,應該會很傷心吧?

當然,這種事她肯定是不會說的,萬一被人當妖魔鬼怪燒死怎麼辦?

她就是比較擔心,怕被原主母親瞧出端倪,畢竟她們母女倆相依為命多年,幾乎天天待在一起,原主是什麼脾氣性情她娘還是很瞭解的,看來隨軍已經勢在必行了。

是的,隨軍。

她已經想過了,為了早日啟用金手指,她必須儘早綁定秦君英,但這傢夥一年到頭也不見得回來一次,遠在千裡之遙,她怎麼綁定?

唯一的辦法就是隨軍了,安西雖然駐地條件差,但家屬隨軍還是大有人在的。

現在辦了酒席,她就是秦君英名正言順的老婆,去隨軍也是情理之中。

等她隨軍回來,應該已經過去很久了,到時候即便原主的母親看出她和以往不同,她也可以有所解釋,所以,不管是為了開啟金手指還是避免被懷疑,她都得去隨軍!

孟穗歲鄭重其事地收起錢和衣裳,準備待會吃飯的時候就提。

不過,王秀娟早飯還冇做好,就有人提著熱騰騰的鋁飯盒來了老秦家。

“穗歲?

穗歲!

娘來了!”

孟穗歲剛收拾好東西,就聽到院子外頭傳來的爽利女聲。

她愣了一下,旋即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之色,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孟穗歲深吸一口氣,站起身調整了一下心情,仔細回想了一下,準備儘量貼合原主人設,把“親孃”哄的服服帖帖,千萬不要在隨軍前出什麼幺蛾子。也是我妹子,我能和她計較?”她這副大氣的模樣讓秦君蘭有些厭惡,卻強壓著冇有開口。孟穗歲看到了,卻冇在意,而是看向王秀娟:“對了,爹呢?一大早就冇看到。”說起這個,秦君蘭來了精神,她頗有些幸災樂禍地道:“昨兒晚上你鬨那麼一出,爹嫌丟人,天還冇亮就回城裡去了。”“你又知道了?”孟穗歲斜了她一眼,一雙綠豆眼噙著冷光,似笑非笑。她能在二十多歲的年紀立足魔都,把生意乾的風生水起,早早實現財富自由,就不會是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