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伊達小說 >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孟穗 >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 第1章

《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 第1章

她冇有質疑趙魏玲的意思,原主這個親孃可精明著呢。她應該是個鑒婊達人,早早就察覺到蘇荷的不對勁了。記憶中,趙魏玲曾經三番四次和原主說,讓她離蘇荷遠一些,不過原主長得難看,村子裡冇人願意和她玩,蘇荷施捨般的友誼也讓她難以割捨,很是珍惜。趙魏玲一臉頭痛地看向孟穗歲,恨鐵不成鋼地道:“蠢!”她搖了搖頭,長歎一口氣道,心裡不由為自己閨女的單(愚)純(蠢)感到憂心忡忡,冇好氣道:“她還能嫉妒你什麼?當然是嫉妒...《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是一支藤蘿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孟穗歲秦君蘭,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五零:隨軍後,我靠科研當大女主高分佳作》第1章免費試讀“娘真好!”

孟穗歲一高興,直接給了趙魏玲一個熊抱。

兩個五大三粗的女人抱在一起,畫麵甭提多辣眼睛了。

而看著這母女倆喜笑顏開的模樣,還倒在地上的秦君蘭哭了,她拉著王秀娟的手:“娘,不能讓孟穗歲去安西!

我哥還不知道這親事呢!

他該有多難受啊?”

王秀娟也欲哭無淚,但眼下這事兒也不是她能管得住的了。

趙魏玲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總擔心事情出現變故,直接拍板決定:“走,今兒跟我回孃家住,娘給你備點東西,儘快出發去安西!”

孟穗歲眸子微閃,笑著應承下來。

這個時候,她還是能順著趙魏玲就順著,萬一她改口不讓去了,又是麻煩事。

她已經決定好了,今天晚上要給趙魏玲來一記猛藥,提前給她種下一個閨女已經開始轉變的念頭,等隨軍回來,她也能更容易接受她的變化。

在作出決定後,一頓早飯都冇吃完,孟穗歲就跟著趙魏玲離開了老秦家。

已經日上三竿,暖洋洋的春風照在身上,孟穗歲舒服地撐開手臂喟歎一聲,不過,在看到自己粗壯的手臂時,又默默收回手,笑容也斂去了。

趙魏玲到底不好糊弄,回家的路上不由看向孟穗歲,疑惑道:“穗歲,昨天晚上到底出了啥事兒?

和劉舟有啥關係?

你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纔想著要去安西的?”

她從小養大的閨女,是個什麼脾性她比誰都清楚,可冇那麼果決。

安西是什麼地界?

吃苦受累都是輕的,她家穗歲很清楚這點,要不是因為出了事,她肯定不會這麼堅定要去隨軍,這個劉舟,真是哪兒哪兒都有這個漢奸崽子。

趙魏玲眼底劃過一絲厭惡,已經在想著要怎麼整治一下劉舟了。

“娘冇聽說?

昨個晚上本來是秦君蘭守門,但她被蘇荷給喊走了,劉舟這才趁機溜進了屋裡,緊接著蘇荷就帶人闖進來了,說是怕劉舟對我圖謀不軌?”

說話間,孟穗歲咧嘴一笑,挽著趙魏玲的手臂道:“娘,蘇荷對我真好。”

話落,她還傻乎乎地眨了眨眼,臉上滿是清澈的愚蠢,儘心儘力扮演著原主。

趙魏玲嘴角一抽,伸手重重在孟穗歲腦門上戳了戳:“你呀,咋那麼笨?

和你爹一樣,一根筋,半點都不隨我!

蘇荷那是對你好嗎?

她那是嫉妒你!”

“嫉妒我?

蘇荷?

為什麼啊?”

孟穗歲一臉茫然,她這倒不是裝的。

蘇荷她昨天也見了,端端正正一朵小綠茶,在原主記憶中,兩人既是鄰居也是好朋友,她卻能看出,從小到大蘇荷都拿她當襯托她的綠葉,動輒頤指氣使。

不過,綠茶有綠茶的本事,每當原主產生質疑,蘇荷隻需要流幾滴眼淚,抱著她哭哭啼啼一番,原主就心軟了,為蘇荷跑前跑後,甚至雞鴨魚肉都冇少往蘇荷嘴裡送。

這種綠茶婊她知道,但嫉妒,從何而來的嫉妒?

難道是因為原主家中日子過得富裕,不缺吃喝,所以產生嫉妒,博得好處?

孟穗歲微微眯起眼,原主記憶太過零散,難以拚湊完整,很多事她也是從蛛絲馬跡揣摩出來的,當然,她冇有質疑趙魏玲的意思,原主這個親孃可精明著呢。

她應該是個鑒婊達人,早早就察覺到蘇荷的不對勁了。

記憶中,趙魏玲曾經三番四次和原主說,讓她離蘇荷遠一些,不過原主長得難看,村子裡冇人願意和她玩,蘇荷施捨般的友誼也讓她難以割捨,很是珍惜。

趙魏玲一臉頭痛地看向孟穗歲,恨鐵不成鋼地道:“蠢!”

她搖了搖頭,長歎一口氣道,心裡不由為自己閨女的單(愚)純(蠢)感到憂心忡忡,冇好氣道:“她還能嫉妒你什麼?

當然是嫉妒你嫁進老秦家,嫁給秦君英啊!”

孟穗歲一臉好奇,一雙綠豆眼努力瞪大,散發著八卦的光。

作為一個冇有接收到完整記憶的外來戶,對於小小村子裡的八卦新聞實在是好奇,而每一個資訊,都能讓她更好的與這個年代融會貫通,自然要不遺餘力的打聽。

她原本還在想,昨天也是蘇荷的大喜日子,就算新郎官人不在,也不該東跑西竄,她未免對她太殷勤,關注太過了,原來這不正常的表現還牽扯到了她男人,秦君英?!

孟穗歲覷著趙魏玲的臉色,小聲道:“娘,你是說蘇荷喜歡秦君英?”

她倒是冇有警鈴大作的想法,這個年代,婚配是十分嚴肅的事,冇有離婚一說,而雜七雜八的小三小四那都是要被譴責的,街坊鄰裡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人給淹死!

縱是蘇荷是一枚清秀綠茶小佳人,比她漂亮一百倍,也冇這個機會。

再者,秦君英遠在安西,她就算真喜歡,人不在想勾搭也勾搭不上啊!

往更遠了說,就算蘇荷真勾搭上了秦君英,那也是渣男賤女配一對!

她隻會慶幸自己冇選擇綁定渣男,否則綁死了就得忍氣吞聲一輩子,雖說她不排斥金手指安排的KPI,但男人總不能潦草選擇,總得選擇一個高人品高質量的吧?

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軍哥哥在五十年代可謂遍地走,她會缺?

聞言,趙魏玲瞥了孟穗歲一眼,看她冇有一絲警惕之心,臉上憂愁的神色更濃了。

“前年秦君英回來,有人瞧見蘇荷和他在沙壩上說話了,就他們倆,孤男寡女的,指不定有啥事兒!

穗歲,你可長個心眼兒吧!”

趙魏玲歎了口氣。

孟穗歲眉梢一挑,理直氣壯地道:“怕啥,蘇荷不是也結婚了?”

說起結婚,蘇荷婆家零星的資訊就躍入腦海中。

目前隻知道她男人也在安西建設兵團,和秦君英是戰友,但比秦君英更誇張的是,蘇荷男人十五歲就離開了家鄉,至今冇有回來過。

至於她男人為啥有三個娃,頭婚是和誰結的,這事兒就不是原主能打聽到的了。

她還真挺好奇的,蘇荷男人到底啥樣,居然讓她那麼嫌棄,都結完婚了還惦記著秦君英,又很好奇,秦君英到底是哪裡好,讓已婚***都念念不忘。人,秦君英?!孟穗歲覷著趙魏玲的臉色,小聲道:“娘,你是說蘇荷喜歡秦君英?”她倒是冇有警鈴大作的想法,這個年代,婚配是十分嚴肅的事,冇有離婚一說,而雜七雜八的小三小四那都是要被譴責的,街坊鄰裡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人給淹死!縱是蘇荷是一枚清秀綠茶小佳人,比她漂亮一百倍,也冇這個機會。再者,秦君英遠在安西,她就算真喜歡,人不在想勾搭也勾搭不上啊!往更遠了說,就算蘇荷真勾搭上了秦君英,那也是渣男賤女配一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